Quantcast
居家约会:新冠疫情如何改变洛杉矶约会文化 – 洛杉矶周报 – 亚洲版

5   +   5   =  

随著所有非必要的活动纷纷取消和停办,加上目前为安全社交距离的重点时期,约会和许多活动都一同移到了虚拟世界,这对于原先以宜人天气和精彩夜生活闻名的洛杉矶,尤其是个难题。在家安全防疫的规定禁止人们与自己防疫小组外的新朋友近距离交流,尽管你只要不说就没人会知道你是否打破规定,但单身人士必须自问:这么做的风险值得吗?目前看来,要在情场上安全打滚,就需要透过其他方式(例如简讯、打电话、视频)建立连结。

「过十三岁之后,我就没想过电话性爱会是件令人兴奋的事,现在听起来却格外诱人。」西好莱坞据点的双性恋喜剧演员和播客节目Sooo Aggressive主持人凡妮莎·约翰斯顿(Vanessa Johnston)说,「隔离期间的约会让我把标准提高了,因为我必须真的与对方交谈。我还收到很多很糟糕的搭讪讯息,例如:『如果病毒不行,我可以吗?』和『妳是冠状病毒吗?我想跟妳一起环游世界。』如此也可以看得出人的品性好不好,因为即使在防疫期间,这些人还是想要出门玩。」

在洛杉矶许多单身者彻底放弃约会的同时,另一批人则试图借由虚拟恋爱获得乐趣,并运用科技来丰富体验。约会网站和应用程式(例如Tinder、Bumble、Hinge、OK Cupid)在「coronazoning(疫期限定)」时代比以往更加热闹。许多类似的新术语和疫情期间约会的趋势已经出现,而且很可能会一直存在直到COVID-19疫苗上市。一个流行的迷因梗图将「coronazoning (疫期限定)」定义为「仅仅因为在自主隔离期间感到无聊和孤独,而与无意在居家隔离结束后约会的对象进行调情、浪漫和/或性交谈。」

在一间平常不过的咖啡厅或餐馆坐坐、喝杯咖啡,例如Blue Bottle、Hugo’s、Urth Cafe,或是在餐馆酒吧,像El Coyote餐馆、Formosa餐酒馆、The Pikey酒吧享受调酒之夜的计划(The Pikey酒吧因COVID-19损失甚多不幸倒闭),现在看来皆遥不可及。交友的老方式正卷土重来:在真正见面或身体接触之前,慢慢熟识对方。

(疫情期间 Tinder和Bumble的自我介绍风格)

「很奇怪,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相当缺少人情味。」导演伊丽莎白·布莱克·托马斯(Elizabeth Blake-Thomas)说道,「约会型态完全不同了。」她认为以正向来看,「约会虚拟化意味著人们可以花更多时间去认识某个人,无需承受「亲吻了没」的压力。最糟糕的无非是感觉不到彼此之间的连结,以及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那个人。」

就算没找到爱情,在Tinder和Bumble上阅读应景的约会资料和个人简介(如上图内容)也是一大乐趣。虽然这些约会app上还是有人不怎么在意隔离的限制,大多数男性(和女性)都表明愿意配合疫情状况。

「我的资料没有更动,但我有看到一些有创意的新简介。例如那位与高乐式杀菌湿纸巾摆出性感姿势的男士,我绝对向右滑。」柏本克一家娱乐行销研究公司执行副总裁克里斯蒂娜·帕里斯(Christina Parish)坦承,「而且荒谬的是,自主隔离越久,我对约会的兴趣就成倍增加。春天来啦!」

现实情况是,约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更加困难了,单身的人不仅要担心生病(或传染给别人),逐渐累积的孤独感加上末日的压迫感自然也会削减欲望。许多在封城之前萌芽的恋情或关系,都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而告吹。更别说大家还得承担诸如在家上学、看似无止休的Zoom会议、照顾生病的家人朋友等义务(外加此时见面毫无益处),调情实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人们开始偏好在空闲时间放空休息。「现在不是时候」的婉拒简直完美诠释了居家隔离的心情。

「我会在热情和冷漠之间游移。某些时候与陌生人传讯息或视频聊天似乎很有收获,但在Zoom上待了一天之后,会感受到非常明显的限制。」驻洛杉矶Exposition Park的打字机诗人、即将出版《The Poetry of Strangers》一书的作者布莱恩·桑妮雅-华莱士Brian Sonia-Wallace道出这种与现实断线的单身者窘境。与L.A. Weekly采访过的许多人一样,他说他会开始聊天,然后失去兴趣,放著讯息未读,直到再次有兴致聊天。「萤幕上的所有东西似乎都在消耗我的精力,同性恋世界中原本正向的性开放俨然成了麻烦,因为亲密接触和欲望很难不透过接触解决,很多人都无法获得满足。」

在乔氏超市的安全社交距离约会(照片授权:妲纳·施瓦茨(Dana Schwartz))

住在加州鹰石区的作家索菲·西尔斯(Sophie Sills)在上周刊登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文章<No One to Hunker Down With(没伴居家隔离)>中分享,「在政府下令居家隔离的三天前,我约会了一个月的男人跟我说他要开始自主隔离。」听起来有点耳熟吗?如果你也中了隔离分手招,你并不孤单。

「线上约会真是⋯⋯太糟糕了!无法面对面相处,看双方是否有化学反应,也无法一起做有趣的事,这样真的很难对一个陌生人感到兴奋和维持热度,」作家、Noble Blood播客主持人妲纳·施瓦茨(Dana Schwartz)分享道,「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乱滑帐号,期待我在Twitter上追踪的帅哥美女会私讯我。」

尽管如此,妲纳还是忍不住出门,一脚踏进「安全社交距离约会」。她在推特上发文:「今天是第一次约会,我们在乔氏超市见面,排队时相隔6英尺。」图中两人都戴著红色的头巾摀住口鼻,维持安全社交距离下微笑自拍,男方还挥著手。两人在购物期间都有保持戴口罩,道别时,男生还送她礼物,礼物是乔式超市的杏仁巧克力。从那之后,两人一直在安全的范围内进展,「我们很常传讯息,最近刚结束一个FaceTime电影约会。」

在这高度隔离时期,孤独和隔离「性」可能会导致忧郁和沮丧,却也是回归实际并铲除老鼠屎的最好时机。约会产业也注意到其中的文化转变,开始在程式内发送讯息并在平台上增加视讯功能。

洛杉矶线上约会专家;CyberDatingExpert.com.创始人朱莉·史匹拉(Julie Spira)说:「业界所有人都将约会安全放在首位,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都鼓励单身人士上线聊天保持联系,同时协助缓解疫情。关于这种大流行的安全规范是不稳定的,因此我不得不改变策略,之前我得让单身人士从在线(虚拟)转到离线(现实),现在则是要让他们保持在线,通过电话或视讯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网路约会专家朱莉·史匹拉(Julie Spira)(照片授权:艾力克斯.雷斯尼克(Alex Resnik))

因应疫情,Tinder首先发送程式内消息为会员提供建议,写道:「您的健康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并添加世界卫生组织的超连结。该应用程式现在还免费提供「跨国护照」功能,让单身人士的聊天范围能跨越到其他城市或国家。另一约会程式Bumble也发送个人化消息,建议会员在程式内进行音讯或视讯聊天,并要求会员尽量避免在现实生活中见面,甚至推出虚拟约会徽章选项,每当有用户将其添加到个人资料时,Bumble便会捐款至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团结应对基金(WHO COVID-19 Solidarity Fund)。约会网站Match则创建「隔离时期约会热线(Dating While Distancing Hotline)」,在这混乱时期提供会员约会建议,也另外在程式内增加视讯功能,约会网站Plenty of Fish也增添了该功能。

「为了保持热度,建议关注一些共同兴趣。如果您和您的约会对象都喜欢参观博物馆,洛杉矶有七个博物馆开放线上虚拟参观,包括盖蒂博物馆(The Getty)、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美术馆、葛莱美博物馆。」史匹拉建议道,她也在自己的新网站DatingInTheAgeOfCovid.com上提供了更多想法及资讯,「在博物馆虚拟约会时,只需打开Zoom或其他视讯聊天服务,选择共用萤幕功能,便能一起观赏。」

史匹拉更大力推荐在Google Chrome下载扩充工具 Netflix Party跟人分开一起追剧,该扩充工具能让你跟朋友同步观看影集或电影。「您可以按暂停聊剧情,参加虚拟晚餐约会或喝著『居家特调』,举杯同欢。」她说,「在这单身人士极需联系的时期,视讯聊天的亲密感成为了一种连结。」

疫情期间的约会大大改变了恋爱的性质,对于居家封锁令之前就稳定约会的人也是如此。对于仍在寻找对象的人来说,疫情让情况更加复杂,但还是能够产生连结。尽管大家希望相关限制很快结束,而相关因应作法却很有可能是找到真爱所需要的重置作业。「我很高兴看到自主隔离的命令发展出的『慢约会』模式。」史匹拉说,「独自一人在家时,登入约会应用程式俨然成为感受社会连结的方式。这也是发挥创意的好时候。有些男生会送喜欢的女生干洗手或是食物。对象和爱情触手可及,继续滑滑手机聊聊天吧。」

<居家约会>为本周 L.A. Weekly的封面故事